人道主义救济申请
伪造公证文件导致 I-485被拒,二次申请I-485时同时提交I-602豁免,绿卡顺利获批!

客户的移民历史最早能追溯到2005年,当时客户入境美国后便申请了政治庇护,但不幸庇护申请遭到拒绝,从而背负递解令。但幸运的是,他的妻子的庇护申请成功获批,随后便为客户提交了I-730庇护者亲属的申请。客户的I-730批准后一年,客户兴高采烈的提交了I-485绿卡申请。客户一直以为他的绿卡指日可待,不料却在一年后,等来了移民局的拒绝信。 在拒绝信中,移民局指出,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CE FDL)对客户之前递交的庇护申请中的几份公证文件———包括出生公证、结婚公证等等,一一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均为伪造文件。而这属于欺诈行为,客户被移民局认定为不适格,无法获得绿卡。 客户陷入绝望之中,不知所措,周转了多家律师事务所,均被告知“无法解决”。在朋友的推荐和鼓励下,客户决定来李想律师事务所试一试、看看是否还有一线生机。

Read More
May 21, 2024
曾背负递解令,成功重新打开后,庇护申请在法庭上当场获批!

多年前,客户来到李想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经查询,我们发现客户已经背负递解令,而客户全然不知。客户连忙委托李想律师事务所帮助他解决递解令的难题。经过对客户案件的认真审阅后,我们发现,客户的前律师未能及时更改地址,导致客户没有收到移民法庭寄出的新的上庭通知,而前律师也没有告知客户需要去上庭,客户因此而背负缺席递解令。 我们的法律团队迅速为客户递交了重新打开的动议,该动议获得了移民法庭的批准,客户的递解令被顺利重新打开,并被安排了新的法庭时间。客户表示,他来美国已经有十几年了,期间不断更换律师、中介,最终来到李想律师事务所才看到了希望。因此,在即将到来的移民法庭案件中,客户也聘请了我们代理他的法庭案件。

Read More
April 23, 2024
历经两次庭审,移民法官当场批准42B取消递解出境申请!

我们的客户是一对夫妻,他们早在2012年就因为曾在母国受到政治政策迫害,而逃到了美国,并递交了庇护申请。在近十年的等待后,客户被安排前往移民局面谈。在接连两次的面谈后,客户的案件在2022年被送上了移民法庭。 客户不知所措,因为夫妻两人来美国已经十年了,并且经过夫妻二人的共同努力,已经开设有了他们自己的公司,还育有三位可爱的美国公民孩子。如果被递解出境,客户将不得不放弃好不容易起步的事业,还要照顾三个年幼的美国公民孩子。在朋友的推荐下,客户来到李想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

Read More
April 8, 2024
曾在第三国居住,庇护申请仍在移民法庭当场通过!

我们的客户是一对夫妇,他们是两个不同的、非美国国籍的公民。他们在美国相遇、相恋并结婚。妻子因恐惧回到母国,作为主申请人申请了政治庇护,而丈夫是副申请人。经过漫长的等待和审理,这对夫妇被送上了移民法庭。 在大庭开庭前两个月,客户的前律师告知他们,他们的案件没有希望,并建议客户接受国土安全部(DHS)提出的PD请求。客户对此非常不满,便来到李想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希望能借助我们的专业能力让他们的庇护案件在法庭上通过。

Read More
March 18, 2024
递解程序被错误终止,重新打开动议获准!

多年前,客户曾在她过去生活的国家遭到迫害,便逃离到了美国。入境后,她申请了政治庇护,并顺利通过,从而获得了庇护者的身份。在庇护通过后、等待申请绿卡的这一年期间,客户的外婆病危。为了探望长辈,她回到了母国。但不幸的是,客户返回美国时,却被下发了上庭通知,因为她并没有有效的入境文件。在法庭上, 法官判决客户的庇护身份取消, 但是客户仍有机会向法庭申请其他的救济。 然而,移民法庭犯下了程序上的错误,在系统中终止了客户的递解程序。后来,客户与一位美国公民结婚,并希望在移民局申请获得婚姻绿卡。客户无法提供递解程序的最终结果的证明, 移民局误以为她身负递解令,最后她的绿卡申请也遭到了拒绝。客户试图通过提交I-290B重新打开/考虑的动议来解决绿卡遭到拒绝的问题,但也没有成功。在走投无路之际,客户来到李想律师事务所,希望能够得到有效的法律协助。

Read More
October 16, 2023
被家暴反因公民配偶诬告,遭逮捕并关押,民事法庭也败诉,家暴移民申请反成功

客人与美国公民结婚,婚后遭受多次虐待。更不幸的是,在客人在医院治疗昏迷期间,客人的美国公民配偶向警察诬告是客人动手打他。因此,客户被逮捕并关押了。幸好后来客人没被定罪。后来,客户在民事法院起诉公民配偶。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限制,以及公民配偶的家庭集体诬陷客人,客人在民事法庭败诉。民事法庭的法官认定客人在撒谎。

Read More
November 9, 2023
F-1入境没有上学,庇护申请被送上移民法庭,关庭后通过I-601豁免成功拿到绿卡

我们的客户在多年前持有F-1签证入境美国,但从未在学校注册,也没有去上学读书,而是申请了政治庇护。不幸的是,他的庇护申请被移民局拒绝,并被转到了移民法庭,进入了递解程序。在移民法庭中,他的递解程序被行政关闭。后来,他向李想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因为他与一名美国公民结为夫妻,并希望通过婚姻获得合法身份。

Read More
October 4, 2023
法庭翻译问题引发庇护申请拒绝?如何上诉至BIA改变一切

客户在移民法庭进行了I-589庇护申请、暂缓遣返申请以及《禁止酷刑公约》规定的救济。在法庭上,移民法官认为客户在法庭上的证词是不可信的,并且在拒绝了其救济申请后,移民法官向她颁发了递解令。于是,客户来到李想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希望我们能帮助他对法官的决定提出上诉。

Read More
September 27, 2023
前律师告知无需出庭,拿到缺席递解令,成功重新打开递解程序!

客户来到美国后,找了一位中介帮她申请政治庇护,不幸面谈没有通过,她的案件被转到移民法庭。这位中介帮她雇用了一位律师代理她移民法庭的案件。然而,这位律师并没有为她的法庭案件做好准备。当客户表达了自己的忧虑时,律师告诉她,她不需要出席法庭。客户听信了律师的建议、没有出庭,结果她拿到了缺席递解令,被移民法官下令递解出境。客户的前律师为她提起BIA上诉,但是上诉程序并不符合移民法律的要求,她的上诉被驳回。在绝望中,客户联系了李想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

Read More
September 19, 2023
律师未通知上庭日期,拿到递解令七年后重新打开!

多年前,我们的客户入境美国并通过了可信恐惧面谈,使她获得了在移民法庭申请庇护的机会。客户聘请了一位律师代理她在移民法庭的案件。在委托前律师代理时,那位律师信誓旦旦地表示成功率很高,让她放心。但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她的律师没有告知她上庭时间,这不仅让客户错失了出庭的宝贵机会,也让客户背负了缺席审判的递解令。当得知被颁发递解令后,客户曾向前律师寻求帮助,前律师却告诉客户这个审判结果是永远都无法解决的。客户心灰意冷,以为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获得合法身份了。然而,偶然间看到了李想律师事务所的成功案例,发现情况与自己非常相似。便向李想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希望能够解决递解令的问题。

Read More
August 31, 2023
同性婚姻中受到虐待,婚姻真实性遭到质疑,成功回复补件获得家暴绿卡

客户是一位男同性恋者,对一位美国男性公民一见钟情并闪婚,但在婚后遭受到了精神虐待,他的美籍“丈夫”甚至用移民身份相威胁、索要钱财。为了能走出恐惧与困扰,客户向李想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

Read More
August 31, 2023
被中介欺骗及前律师失职背负递解令,协助客户成功重新开案

我们很高兴与您分享李想律师律所的另一个成功案例。由于客户被之前的中介欺骗,以及前律师的失职,导致客人被颁发了递解令。我们的团队为客户提交了重新开案的动议(Motion to Reopen),成功将其在移民法庭的案件重新打开、重回移民法庭。

Read More
August 31, 2023
同性恋类(LGBT)庇护,法庭临时改词,最终获批‍

我们为大家分享一个偷渡来美,因同性恋受到迫害,在移民法庭上庇护申请通过的成功案例。

Read More
August 31, 2023
入籍申请因虚假陈述险被拒,意向拒绝反驳后获批成为美国公民

本次我们向大家分享的是客人在入籍申请中因提供的信息与过往不一致而被认定虚假陈述,导致收到意向拒绝。最后,在李想律师事务所提供反驳书后入籍获批的成功案例。

Read More
August 31, 2023
缺席大庭背负递解令,成功重新打开重返移民法庭!

本次我们向大家分享的是在客人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准时出席移民法庭听证会,拿到了递解令。李想律师为客人提交了重新打开的动议,让客人案件顺利回到法庭的成功案例。

Read More
March 22, 2024
寻求帮助?

李想律师事务所
精于处理移民疑难杂案

联系我们

全方位关注

我们的律师拥有多样的移民经验,对各种移民法律、政策和规定之间的复杂相互关系有深入的理解,确保提供准确而全面的指导。我们提供全方位的移民服务,涵盖您案件的所有方面,同时发现潜在的机遇和挑战。

个性化定制

我们为每位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方案,确保您得到个性化关注和为您独特情况量身定制的策略。我们会根据您的需求或情况调整策略,确保您在移民过程的不同阶段之间实现无缝过渡。

激情与承诺

我们的团队由移民和第一代美国专业人士组成,还有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我们中的许多人对移民过程中面临的挑战有第一手的了解。这使我们能够提供基于真实理解的指导和支持。